-

直到季景川走遠了,林澤辰才發現是季家二少爺,連忙鬆開舒向晚,追出去打招呼。

季景川卻徑直上了車,‘砰’的一聲關上車門,停在外麵十幾輛豪車係數開了出去。

撲了個空,林澤辰隻好返回去找舒向晚,卻見她從客梯方向逃走了。

林澤辰摸向方纔親過舒向晚的嘴唇,眼底流露出捕捉獵物的興奮感。

“林楊,去查一下她的住址。”

跟在身後的林楊立即回了聲‘是’。

舒向晚回到家,放下手中的包後,神色恍惚的,在沙發上坐下。

直到手機**響起,她纔回過神來。

從包裡拿出手機,看到上麵的顯示號碼,舒向晚皺了一下眉。

蘇青怎麼會給她打電話?

舒向晚猶疑了一下,還是劃開瞭解鎖鍵,“蘇特助,有什麼事嗎?”

裡麵傳來蘇青恭恭敬敬的聲音:“舒小姐,我剛剛打掃公寓時,發現您的東西落在了這裡,您什麼時候有空來拿一下?”

舒向晚還以為是季景川想找她解釋什麼,冇想到是落了東西,她的心驟然沉了下去。

“蘇特助,您直接幫我扔掉吧。”

說完這句話,舒向晚不等對方回話,就徑直掛斷了電話。

隨後乾淨利落的,將蘇青和季景川所有聯絡方式統統刪掉。

她昨天確實還妄想著季景川會聯絡自己,也就冇捨得刪掉他。

現在知道一切真相後,她徹底死了心。

她將手機關機,然後窩在沙發上沉沉睡了過去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一陣敲門聲,將舒向晚吵醒。

杉杉最近在上晚班,回來的晚,又把鑰匙留給了舒向晚。

聽到敲門聲,她就以為是杉杉下晚班回來了,連忙起身去開門。

可拉開門後,看到的不是杉杉,卻是林澤辰!

看到那張斯文敗類般的臉,舒向晚的臉色霎時一白。

她連忙想將門關上,林澤辰卻長臂一伸,將門推了開來。

舒向晚被他這個舉動,嚇得往後倒退一步。

“林總,你這是想做什麼?!”

這個大變-tai竟然找到家裡來了!

林澤辰見她驚恐得猶如一隻受驚的小兔,頓時覺得有趣極了。

他雙手撐在門上,歪著腦袋看她,“怕什麼呀,我又不會吃了你。”

他的眼睛是墨黑色的,帶點混血兒的灰,盯著她時,散發出一種捕捉獵物的興奮感。

“舒小姐,不請我進去坐坐?”

他問得客客氣氣,舒向晚卻聽得心驚肉跳。

林澤辰是什麼人,會做什麼事,她知道得一清二楚,怎麼可能會讓他進門?

她冷著臉道:“不好意思,這是我朋友家,不方便。”

舒向晚說完就想將門快速關上,林澤辰則是長腿一邁,先她一步走了進來,還順帶將門合上了。

他進來了,門也被他關了,舒向晚連逃出去的機會都冇了,她的神色暗了下來。

“林總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“想**。”

他說這話時,眼睛直勾勾盯著她的胸口,絲毫不遮掩他的目的。

舒向晚睡覺前,換了件冰絲睡衣,領口有些低。

林澤辰比她高,從上往下看,一覽無遺。

她迅速將披在外麵的睡衣合攏,遮掩住自己的胸口。

卻因包得過緊,將她**的身材展現得淋漓儘致。

她的長相本就絕美,巴掌大小的臉,帶著病態般的柔弱,讓人心生憐愛。

五官柔和到毫無瑕疵,如湖水般清澈盈潤的眼睛,彷彿能裝下滿天星辰。

海藻般的**浪卷下,是呼之慾出的酥胸,盈盈一握的纖腰,白皙修長的大腿。

這樣性感又惹火的身材,讓人看一眼就容易血脈噴張。

林澤辰就是被她的長相和身材吸引住的,那日她來送檔案,他恨不得當場辦了她。

現在她穿著單薄性感的睡衣站在自己麵前,他哪裡受得了。

渾身的燥熱,讓林澤辰冇了理智,一把就將舒向晚抵到了牆上。

“我給你一百萬,你讓我睡一晚。”

舒向晚嚇得渾身發顫,拚命用雙手抵住他的胸膛,不讓他靠近。

“滾開!我又不是出台小姐!”

她剛跳出被人包-養的命運,冇想到這麼快又有人用錢來買她,還真是可笑!

“五百萬,再加一棟彆墅。”

“你就是給我一個億,我也不會要,你最好放開我,否則我要報警了!”

“你報吧,看誰敢來抓我!”

林澤辰絲毫不怕,繼續胡亂吻著她的臉。

舒向晚拚命的躲,卻還是被他吻到了額頭。

那冰涼觸感襲來,像是被蛇舔舐了一般,令她噁心至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