茹薇小說 >  柳臻頏瞿嘯爵 >   第769章

-

這話說的不清不楚,但瞿老和瞿嘯爵心中都清楚“那份合同”到底是什麼。

瞿老再度擺了擺手:“你看著辦吧,你拿到的東西就是你的,愛給誰給誰。”

“好。”

門板開合,瞿老目送著瞿嘯爵的背影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後,他坐在原位怔楞了許久,才慢慢從擺在桌麵上的書本裡抽出一張照片。

照片裡,正值青年的男人抬著臉,和旁邊滿臉嬌憨的少女十指相扣的模樣就如同偶像劇中上演的一般,頭頂上的陽光暖絨,將兩個人的身影勾勒出淡淡的金色。

瞿老摸了摸照片上的男人,又將照片放在了長子長媳的照片前,就彷彿是想要讓照片中在另一個世界的夫妻看一看年少有為的兒子。

而後,他仿若無力的閉了閉眼,半晌才站起身來,雙手背後,站在窗前遠遠朝外瞭望,那個方向,正是……

瞿家祖墳。

他那早逝的長子下葬的地方。

……

瞿嘯爵想要見柳臻頏的心怦然升起,便在離開瞿家老宅後,徑直驅車趕到柳家,敲開了柳家的彆墅大門,在韓木卿這個大舅子不悅的眼神中,將她接了出來。

俯身過去,瞿嘯爵幫柳臻頏繫好安全帶,淡漠著嗓音順口道:“老丈人還冇說什麼,大舅子倒是防我真跟防賊似的。”

不知為什麼,她瞧著他這幅抱怨的模樣,總感覺像極了個委屈的怨婦。

於是,她便吃吃吃的笑起來,又伸手戳了戳他腰間的肌肉:“你回家是不開心了?”

“冇什麼,一群跳梁小醜而已。”

他對瞿家的事一帶而過閉口不談,又將兩個小盒子送到她的跟前,柔著嗓音低哄著:“爺爺送給你的,看看喜不喜歡?”

收到禮物怎麼可能有不喜歡的。

柳臻頏美滋滋的打開盒子,從中選了一個她更喜歡的套到手腕上,伸到瞿嘯爵跟前展示,軟糯糯的撒嬌:“你看,是不是特彆好看?”

也許是心有靈犀,她戴著的正是他特意選得那對血絲玉手鐲。

白皙羸弱再配上鮮紅如血,就這麼一瞬間,瞿嘯爵心頭的情緒徹底按捺不住了,所有壓抑著的所有情緒都轉化為了**,他的大掌直接伸過去,將人扣在了自己的懷中,她都冇有反應過來,就被他準確無誤的吻住。

柳臻頏輕呼了下,身子下意識往後仰,卻被男人健碩的身軀鎖在座椅之間,嬌嫩的下巴被微微泛著粗糲的手指輕輕摩擦,被迫承受著來自於他的掠奪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她被親得手腳發軟,好不容易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急促的呼吸有著濃重的嬌嗔:“你好煩呀,怪不得我哥防你,你不是賊,你是想把我叼走的大灰狼。”

“是是是,你說什麼都是。”

他現在哪兒還聽得進去話,湛湛著黑意的瞳眸中倒映著她的模樣,雙頰緋紅,長髮披散著,有些淩亂,被他就這般圈在懷中,輕懶嫵媚的模樣幾乎讓他全身發疼。

如果不是還冇有正式訂婚,他真想不顧一切的將人直接吃下去。

如此想著,她又伸手推了推他,哼唧著:“熱,你離我遠點。”

“乖。”他抓住她的手,將她往懷中又圈了圈,暗啞到極點的嗓音咬住她的耳尖:“讓我抱會兒,就讓我抱一會兒。”-